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chtyjyy的博客

咫尺天涯

 
 
 

日志

 
 
关于我

性格内向、执拗、寡言少语。以诚处事待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知天命却一事无成......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中的童年味道......  

2017-06-11 17:30:29|  分类: 涂鸦,有感而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中的童年味道......

   椰枣、花生、瓜子、卤兔头、麦芽糖、草籽糖、菱角、黑枣等这些在今天看来极为普通的大众零食,在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除了逢年过节,日常是难得一享的。它们如烙印般深深镌刻进脑海,凝固为一段抹不去的童年记忆......

    先说椰枣。记忆中的童年美味...... - 天涯咫尺 - zhchtyjyy的博客

       儿时的椰枣被称作蜜枣。几年前有一次逛花市,看到几株棕榈科的阔叶植物,突然勾起对椰枣的甜蜜回忆。蜜饯椰枣含糖量极高,甚至可以拉出丝来,入口筋道、韧性十足,味道自然、纯正。据说当年的椰枣是从沙特、伊朗等中东国家进口的,椰枣核扁平呈纺锤状,两端锐尖,腹面具纵沟,中间一道清晰的刻痕,这是它与大枣最显著的区别。随手扔下的椰枣核稍微吸收一点湿气很快就会发芽生根长成一株小椰枣树,如今四十多年过去了,当年小椰枣树墨绿色羽状的叶片仍会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中,如果椰枣苗能活到现在,是不是也能适应暖温带四季分明的气候,茁壮得伟岸参天呢?!记忆中的童年美味...... - 天涯咫尺 - zhchtyjyy的博客伊拉克是椰枣的故乡,伊拉克椰枣举世闻名。而今的伊拉克,战乱多年,椰枣树曾经高大挺拔的玉树琼枝,在炮火中树倒根摧蓬头垢面令人扼腕......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与亚非拉诸国的关系友好,母亲所在的棉花加工厂的技术人员经常出国援外诸如南也门等这样的贫穷小国,埃及的“骆驼牌”香烟,也时常出现在父亲那只香槟色的金属烟盒中......

   再说花生。记忆中的童年美味...... - 天涯咫尺 - zhchtyjyy的博客

 

 儿时故乡幽深的小巷,偶尔会响起邻村一位小脚老太婆“拉生焦着呢!”小心翼翼尽量压低嗓音有些尖细的叫卖声------“落花生”被乡亲们简化为“拉生”,邻村的河沙地多有种植,在“割资本主义尾巴”的荒谬年代,禁止私人贩卖农产品,那位据说是富农成分的老太婆冒着花生被没收被揪斗的巨大风险,幽灵似地出现在小巷中------街道上她是注定不敢光明正大行走的。她弱弱却又固执的叫卖声常引得我们一帮小屁孩流口水直流,焦香刺激着味蕾,我们会坐卧不安,哼哼唧唧开始了对大人的死乞白赖,讨来几分硬币买下一小把,美滋滋地享受。花生是那时不可多得的美味零食,逢年过节才有机会吃上少许。祖母和父亲常偶尔也会用铁锅或土法炼制的铝锅放进干净的河沙,

炉火上翻炒花生,记忆中的童年美味...... - 天涯咫尺 - zhchtyjyy的博客

 比起买的那一小把自然要解馋得多。现在的花生制品品种繁多:五香的、咸干的、怪味的,但似乎再也吃不出童年单一的炒花生味道,吃腻了被扔掉也是常事。

   货郎摇响拨浪鼓,隔着玻璃柜门和一道铁丝网瞥见里面的糖果,记忆中的童年美味...... - 天涯咫尺 - zhchtyjyy的博客

 又开始像听到花生叫卖声一样蠢蠢欲动。当年白糖、红糖、糖果凭票限量供应,农村糖果奇缺,被故乡人称作“糖瓜儿”,购买甜蜜也是一种奢望,所以一些土法酿制的糖类制品便应运而生了。一种用玉米淀粉熬制的褐色糖稀,在短短细细的高粱杆上,是手艺人吹糖人的原材料;黄色橘瓣模样的胶皮糖上沾着砂糖粒,记忆中的童年美味...... - 天涯咫尺 - zhchtyjyy的博客

 五颜六色

 的糖球、土黄色三角形的酥糖,这些糖果的替代品甜蜜过我们苦涩的童年。我们偶尔也会自力更生,捡煤核、用破布条或女人们藏进老宅墙缝里团成小团的长发换一丝糖稀解馋。

 

 “发展经济,保障供给”------供销社、商业局门前这样的标语很是醒目,但商品奇缺却是那个年代不争的现实。记得后来有一种糖果称作“酸三色”,敞开供应,着实流行了几年时间。北京的“杂拌糖”在小镇更是稀缺食品,工厂的采购员成了众人求的香饽饽,众人争着套近乎都想让其给捎带上一斤二斤,这也往往成为采购员的一种负担。高粱饴糖是我钟爱的口味,包括上面裹着的一层糯米纸。由于姑姑一家在北京的缘故,逢年过节经常给家里邮寄食品,我们姐弟享受了比其他农村孩子要强得多的美味零食。老家对门邻居的秀姐,家中条件极其困难,她甚至有了“啥时候才能病一场?”的渴盼------只有病一场才能暂时解脱在土地劳作的艰辛,也才有可能被父母心疼一次吃上一口罐头之类的美味。说起罐头,当时也是探访亲朋好友的不二礼品,记忆中的童年美味...... - 天涯咫尺 - zhchtyjyy的博客用呢绒网兜兜着几听水果罐头,主客脸上都有面子。水果罐头以山楂、橘子、苹果居多,多是玻璃瓶装,马口铁装的更上档次,记得吃过一次新疆的马奶子葡萄罐头,借用后来一句广告词:味道好极了!

本家族的一位叔叔当年出差南方,带回几只菠萝,我记得当时分得一薄片,除了香蕉,那片菠萝成了有生以来吃过的第二种南方水果。县城北部的老街有一家蔬果门市,当时还是一块块的木插板封闭的那种古香古色的老店铺,苹果、梨等水果盛放在荆条或蒲草编制大筐中,一到冬天,果香弥漫,苹果和梨子的香气尤甚,在老街肆意张扬飘散,红彤彤、黄灿灿的颜色更是诱人。中秋节晚上祭祀过后,苹果、梨子、沙果会分给小孩子们吃,当年我和姐姐、弟弟也曾因分得的果子的大小而发生过争执。而今家中成箱的水果也懒得去吃,往往会放干瘪,以至于最后被晒成苹果干儿、梨干儿。记忆中的童年美味...... - 天涯咫尺 - zhchtyjyy的博客

 

头戴圆白帽、身着商业白制服的服务员, 三轮车上摆放着雪花铁皮敲制的大铁箱,蒙在洁净白布之下的,是三分钱一只的卤兔头,味道没得说。无需吆喝,物美价廉的卤兔头很快就会被疯抢。当年县城有一家外贸冷冻厂,白条兔出口日本,下脚料兔头在国营饭店厨师的巧手下变成一绝美味。现在三元钱单买一只兔头都很难买到。一锅兔肉火锅,稀稀拉拉几块兔肉,个头不小的兔头充分量,饭馆老板不傻。


 

麦芽糖作为当年小镇姥姥家所在街道的特产,逢年过节往往成为紧俏品,得托关系才能买的上。扭成麻花状的麦芽糖裹满芝麻粒,看一眼就流口水,常作为父亲进京探访姑姑一家的土特产之一。

爆米花在故乡被称作“棒的花”,是经济实惠的小食品,对它似乎可以敞开肚皮吃个够。

记忆中的童年美味...... - 天涯咫尺 - zhchtyjyy的博客

 一脸黝黑、一双黑手、一辆推车、一炉炭火、一口风箱、一架鱼雷状的小型爆米花机------填、拉、摇、转,师傅一气呵成,“嘭”的一声巨响,一股热气腾空而起,坚硬的玉米粒破茧成蝶,蓬松蜕变成朵朵洁白的米花,空气中弥漫着丝丝香甜。当年农村大米罕见,大米膨化的爆米花少之又少,粘上糖稀团成圆球,身价倍增,味道也有别于玉米膨化而成的爆米花。我一直对大米爆米花情有独钟,以至于18岁参加工作后,在偏僻小站的一家小卖铺偷偷买下十来个解馋,现在偶尔也会去超市买上一袋“米老头”,重温童年的美食味道。

       瓜子作为当年电影院消遣的首选零食,装在旧报纸卷成的圆筒或圆锥桶中。印象中五香葵花籽二分钱、西瓜子五分钱。现在的西瓜无籽,即使有也显得很小,那时的西瓜籽个头如指甲盖大小,油亮饱满,卖瓜人在瓜摊前铺开一张篾席,瓜客吃瓜瓜子留下,瓜主收摊后简单用水冲洗一下,用茴香大料熬煮,就成了美味的五香湿瓜子。自家吃西瓜,瓜子照样舍不得丢,攒多了也会像一样如法炮制,不过总感觉味道不如小商贩的好吃。
           炎炎夏日,自行车后座上驮着木箱或一手一只圆柱状的保温桶“冰糕冰糕”沿街叫卖成了当年的小镇一景,

记忆中的童年美味...... - 天涯咫尺 - zhchtyjyy的博客假期为家庭分担解忧经营次行当的几位同学常常成为取笑的对象,但据说收入不菲。含有炼乳成分的冷饮味道也还不错。想一饱口福吃档次高一些的得到离小镇20公里外的邯郸,那里乳黄色的雪糕、冰砖更为蓬松可口,再后来又有了冰袋, 冰激凌是当年少儿眼中的高级冷饮。“桔子精”等固体饮品风靡一时,“北冰洋”汽水是当年的一大品牌,比起装进葡萄糖输液瓶中的糖精水,不知要好喝上多少倍!

当年故乡广植红薯,个头大的被刨切晒成红薯干或加工成淀粉。大人爱喝加工淀粉过程中类似于豆汁的粉浆饭,少儿却避之不及那股极其难闻更难以下咽浓浓的酸馊味。个头细小近乎下脚料的红薯则被祖母洗干净上锅蒸熟后用线绳穿起来挂在墙上,风干后成为嚼劲十足、不含任何添加剂的纯天然绿色食品,完全有别于现在靠加色素赢卖相的薯条薯干。记忆中的童年美味...... - 天涯咫尺 - zhchtyjyy的博客

 故乡老宅如今只剩断壁残垣,每次回老家从老宅路过,我都忍不住在只剩下半堵墙头的北墙上寻觅,眼前幻化出当年风干的红薯干的影子。串成一串串风干的小红薯似风铃,在岁月的微风中沙沙作响。怀缅、感伤,穿越时空,我侧耳静听慈爱祖母的呼唤......

印象中对菱角不怎么感冒,水不拉几的,不怎么面,感觉还不如吃一块红薯过瘾。

黑枣其实就是未嫁接过的小柿子,吃多了烧心。记忆中的童年美味...... - 天涯咫尺 - zhchtyjyy的博客

还有炎夏长条状或圆形的菜瓜、甜瓜。菜瓜俗名“酥瓜”,口感酥脆,几十年没再吃过。几天前偶见一老者树荫下摆一小滩有菜瓜出售,买回家洗干净迫不及待咬下一口,酥脆感全无,味同嚼蜡。甜瓜无论个头大小,淡淡的一缕香气若有若无,脆瓜不脆、面瓜不面,再也尝不出当年的扑鼻的香甜.....


 



交通快捷、物流发达的今天,超市里、地摊前天南海北的奇瓜异果、特色食品林林总总,但早已失却了如同第一次尝到菠萝时的新鲜好奇,对什么似乎都食之无味。知天命的年龄,味蕾渐渐萎缩麻木,却愈发固执地流连童年,回味童年零食的味道......

苦涩而甜蜜,永恒的童年之味......

记忆中的童年味道...... - 天涯咫尺 - zhchtyjyy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